首页 > 国际足球 > 欧洲杯 > 葡萄牙>  正文
2016-07-12 12:24:47 本文来源:互联网

  生命里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

  这句话送给决赛的C罗,尤为合适。

  2004年的夏天,19岁的字母罗初登国际大赛舞台,就遇上了葡萄牙足球登顶的最佳时机——黄金一代尚未落幕,又有着主场作战的天时地利。然而神奇的雷哈格尔带领希腊人,写就神话,让东道主和C罗的泪水成为剧本里的悲情配角。

  12年后的法兰西,黄金一代的荣光早已远去,C罗带领的球队踉跄前行,葡萄牙足球的复兴似乎遥不可及。三连平出线,幸运落位上半区,即便进入决赛,却并没有人看好他们击败东道主,捧起德劳内杯。恐怕唯有C罗的内心仍然保持着那份坚定——12年后和奖杯重逢,绝不能再次让它溜走。

  随后的剧情不必再表,受伤、坚持、无奈、下场,和12年前不同的是,悲情开端,喜剧结尾。决赛夜,很多人对C罗转粉,因为在他无法坚持必须离场时,留下那悲怆的泪水,传递的是对胜利极度的渴望,表达的是他内心那份令人心酸的不甘。

  C罗出生在大西洋上的葡萄牙领地马德拉岛,幼时家境并不富裕。在他12岁加盟里斯本竞技少年队最初那段时间里,C罗的马德拉口音常被来自首都的小队友们耻笑,他们喜欢模仿这个带有乡村口音的马德拉男孩说话。为此C罗一度很自卑,甚至多次和模仿他讲话的队友起了冲突。彼时的C罗已经表现出极强的自尊心和根植于此的自我保护意识,而球场上的他又是天赋异禀。或许正是少年时期寒门才子的现实落差,决定了他的性格走向。

  职业生涯初期的C罗离群孤傲,面对对手挑衅的反击,面对球迷嘘声的批判,其实都可以从这种极度极度自我保护的内心里找到动机。

  即便此后转会前往皇马,这样桀骜的性格依然很难改变。他曾经对桑坦德的球迷竖起过中指,他在死敌巴萨的主场诺坎普向球迷做过闭嘴的手势;面对同城对手马竞的球迷,他挑衅的亮出大腿;面对用竞争对手梅西的名字来激怒他的球迷,他直言回应“你们变态”,他也曾自负的表达球迷对他的批评,是因为妒忌他“高富帅”。

  他会用强势的反击应对所有外来的质疑,而对自己,C罗则有着极高的要求,他近乎苛刻的在追求着“完美”二字。他永远是训练场上最后一个离开的,赛场上即便拼到体能透支、甚至轻伤,他亦不愿缺席。他那脚标志性的电梯任意球,更是历经千锤百炼,英格兰足球名宿莱因克尔就曾经评价道:“C罗的勤勉,让一切变成了可能。”

  甚至对于一些外人看来无伤大雅的细节,C罗也总是谨慎应对。比如,每当有机会主罚任意球的时候,他总是把自己标志性的圆规造型摆得极为妥帖,力图向全世界展示他良好的身材曲线和咄咄逼人的帅气。更极致的例子来自2012年欧洲杯葡萄牙对阵荷兰的那场强强对话,大家惊讶的发现,C罗在上下半场居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发型。对手抱怨如此凹造型是足球运动员里罕见的娘炮,但C罗在那场比赛里用两个进球帮助葡萄牙击败劲敌,英雄本色尽显。

  如今,C罗年过三十,他愈发懂得,回应质疑最好的方式,就是在球场上击败对手。这种对胜利最强的渴求,始终带着他执拗前行。

  天道酬勤,“躺着夺冠”应当是上帝对他这份执着最好的奖赏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