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综合体育 > 健身跑步>  正文
2017-10-10 11:08:40 本文来源:互联网
T恤上印着的6大马拉松赛事,田同生每项都至少完成过两次。受访者供图田同生的目标是拥有18块马拉松大满贯比赛奖牌。田同生的目标是拥有18块马拉松大满贯比赛奖牌。

  国庆假期之前,2017年环抚仙湖高原国际超级马拉松在云南玉溪抚仙湖举行,来自20多个国家的300名选手参加了本次比赛。这其中包括65岁的“百马大叔”田同生,他以6小时40分16秒完成了50公里的比赛。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,田同生表示,他身体力行推广跑步,是希望更多60岁以上的人跑起来,“老龄不代表老化。”

  1 频率

  9月每周一个马拉松

  整个9月,田同生的跑量超过260公里。

  9月9日,田同生和同事赴法国波尔多跑了一个红酒全程马拉松。“跑了差不多7小时,关门时间到的,因为是陪我一个同事跑。”田同生说,这样的比赛想快都快不起来,“红酒马拉松就是一个玩的比赛,你要是跑得太快,连红酒都顾不上喝了。”

  从波尔多回来后,田同生开始备战北马。按照他的说法,北马是国马,需要认真对待,所以要好好训练一番。去年北马,田同生的成绩是4小时16分56秒,半程2小时1分。今年的比赛,他前半程的成绩和去年差不多,但后半程因为天气太热,掉速了。

  跑完北马,田同生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德国,参加柏林马拉松。在柏林的赛道上,他前半程跑出个人最好的半程成绩:1小时59分。

  柏林马拉松结束后,田同生直飞黎巴嫩首都贝鲁特。下个月,他会参加贝鲁特马拉松。这个比赛也是亚洲马拉松大满贯赛事的第二站。

  从贝鲁特回来,田同生赶往云南玉溪,在熟悉的抚仙湖畔,他完成了环抚仙湖高原国际超级马拉松50公里的比赛。比赛当天,日照强烈,加上海拔的缘故,30公里过后,很多参赛选手感觉吃力。即便如此,65岁的田同生还是坚持了下来,他的完赛成绩为6小时40分16秒。

  一个马拉松结束了,等待田同生的是下一个马拉松。

  2 初衷

  因登山受挫练习跑步

  10年前,田同生开始跑步。在那之前,跑步是他的梦魇。

  大学毕业时,田同生体育考试跑步不及格。随后参加补考,结果摔倒了,又不及格。最后,他不得不用引体向上替代跑步,才总算完成了毕业考试。“从那以后,一提跑步,我就觉得是特别残酷、特别不人道的事情。”

  跑步前,田同生不看跑步比赛,也不知道马拉松有多长。

  田同生开始跑步与登山有关。因为工作关系,田同生认识了王石。王石玩登山,田同生觉得很酷,于是他也去登山。当时,他给自己树立了一个目标,把全世界7大洲最高的山峰登一遍。到2008年时,他已经成功登顶其中4座山峰。

  2008年10月,田同生攀登希夏邦马峰,在突击顶峰时他失败了。那一个月,他瘦了10公斤,体能被耗干,回到北京觉得记忆力都衰退了。

  总结失败经验,田同生被告知心肺功能不行。“当时,我连心肺功能是啥都不知道。”为了强化心肺功能,他开始跑步。“我跑步最开始与马拉松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就是为了重回西藏登山。”

  刚跑步那会儿,田同生去跑步机上跑两公里都喘得不行。很明显,方法和节奏不对。后来,偶得行家传授秘诀,只要跑起来还能跟别人聊天,就是最好的跑步节奏。

  足足训练了一个月,田同生终于可以一次跑5公里了。

  3 创举

  三圈大满贯只差两场

  5公里、10公里、半马、全马、港百……田同生一发不可收拾。他迷上了跑步,不再想着登山的事了。2015年5月,田同生与海归创业者常春联手创办了跑哪儿科技有限公司,单从名字上看,就能明白这是一家与跑步有关的创业公司。

  到现在,田同生还记得自己第一个半马的细节。“那是在朝阳公园完成的,和一群跑友一起,也没有号码布,更没有奖牌。”后来,他报名跑了2010年北马,半程完赛成绩两个半小时。

  田同生的第一个全马比赛是厦门马拉松,比赛时间是2010年1月2日。和很多第一次跑马拉松的跑者一样,5小时40分完赛之后,田同生是扶着墙才走上大巴车的。

  田同生第一次出国跑的马拉松是2010年雅典马拉松,那之后,他决定跑遍世界马拉松大满贯赛事。

  “到今年,我已经跑了两圈大满贯比赛。再跑一次芝加哥、纽约和东京3场马拉松比赛,我就将完成整整3圈。那时候我将拥有18块大满贯比赛奖牌。”不过田同生说,他的大满贯奖牌数远远不止这个数,“有些比赛我跑了很多次,比如波士顿马拉松就跑了5次。”

  今年,亚洲马拉松大满贯开启。第一站是今年的北马,第二站是11月的贝鲁特马拉松,第三站是明年的首尔马拉松,第四站回到北京马拉松。田同生说,他立志成为世界马拉松大满贯和亚洲马拉松大满贯的双料完成者。

  据田同生不完全统计,他已经完成了差不多96场马拉松,很快就将完成百马里程碑。

  北京时间昨晨,田同生在美国完成了芝加哥马拉松,成绩5小时23分07秒。这样一来,他距离完成3圈大满贯就剩两场了。

  4 见证

  社会进步催热马拉松

  跑步10年,田同生见证了中国马拉松的发展。

  田同生记得,他最开始跑北马时,比赛证书还是提前发,“成绩可以自己填。”他第一次参加厦马时,比赛T恤是纯棉的,“穿上特别热。现在已经从白色变成灰色了,跑友们说要当成文物搁在那里。”

  从2010年到2017年,田同生只缺席了2013年的北马。跑完今年的北马,他感触颇深。“严肃跑的比搞笑跑的多了,用运动手表的多了,到终点阶段跑的比走的多了。”

  最近几年,中国马拉松蓬勃发展。在田同生看来,这与互联网、高铁的进步密不可分。“以前我跑一次步,和大家联系需要发一百多条短信,现在有了微信等社交软件,方便多了。高铁也是,利用周末去外地跑马拉松变得更加便捷。以前坐绿皮火车,一坐就是一天,还没跑先把人坐废了。”

  年初,中国田协预估今年的马拉松比赛接近500场。多吗?田同生认为还不够。他拿美国举例。“他们一年有28000场跑步活动,光马拉松就有2300场。”田同生说,中国马拉松才刚刚上路,“方兴未艾。”

  作为跑步文化的推广者,田同生希望身体力行去影响一些人,让更多的人跑起来,尤其是2.2亿60岁以上的老人。“我每年消耗的药品就是板蓝根和创可贴。我觉得老龄不代表老化,老龄是自然规律,但是老化就是自己的问题了。”

  田同生说,他不想告诉别人怎么做,只想告诉别人他是怎么做的,“我55岁跑步,10年了,身体跑得很好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肖万里 玉溪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