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综合体育 > 射击>  正文
2016-08-19 04:31:43 本文来源:互联网

  在里约奥运会上,杜丽给人的印象尤为深刻,早已不是因为拿不到冠军就会梨花带雨,反而面对任何的结果她都能淡然地、微笑着面对与接受。这也许是岁月与经历的积淀,一个打了四届奥运会的“老枪”,站到过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,也曾经成绩名落孙山,该经历的一切都曾经经历。这也许是对于自己职业生涯最后一战的无比珍视,过去一年多的时间,杜丽说她从未像这样琢磨过射击,每天能如此地投入到训练中去。当一个运动员倾其所有的时候,无论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,她都将无怨无悔。

  当以一银一铜的成绩结束里约奥运会征程后,北京青年报记者与杜丽做了一次深入的对话。里约奥运会也将很可能是杜丽运动生涯的终点,杜丽用打不死的“小强”来形容自己的职业生涯。“有些运动员被挫折打趴下去就再也站不起来了,但我从来都不会是这个样子。”杜丽如是说。

  在去年时杜丽第二次宣告复出,这距离里约奥运会只有一年多的时间。那是一段充满了太多挑战与未知数的经历,杜丽说:“那时我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儿,我只是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打一届奥运会。”

  北京青年报:在去年做出复出的决定前,你有想过在里约奥运会时会打出什么样的成绩吗?

  杜丽:在当时,我决定复出没有想过太多的东西,更不要说在里约奥运会上站上领奖台。因为在当时,我需要面对太多的未知,比如决赛的新规则。很多人都告诉我说,这个决赛规则就是为我这种比赛类型的运动员设定的,但作为我自己,我没有打过,没有练过,没有感受过,我不清楚自己能走到哪个阶段。而且,我也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样的位置。

  北青报:那为何还要坚持复出呢?

  杜丽: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自己还能再打一届奥运会。虽然复出的过程肯定会很艰苦,但决定回来,是自己心里想回来。我感觉还能再拼一把。

  北青报:此前采访你,你说过过去一年中自己从未如此热爱过射击这项运动。

  杜丽:可能是觉得离开的时间越来越接近,对于这个项目会越来越珍惜,越来越放不下。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天天上学,你不知道要好好读书,可有一天当你离开学校的时候,却很怀念读书的日子。我记得最初来国家队时,我就与教练说我确实不喜欢训练,但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,真的是感觉太不一样了,我之前从来没有像这样去琢磨这个东西。不是为了训练而训练,我会去琢磨规则、技术,会想方设法地研究它。我觉得这也是帮我尽快恢复的一个重要原因吧。

  北青报:在奥运会前你觉得自己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呢?对于新规则的适应,还是自己的体能。

  杜丽:很多方面都是很强劲的挑战,体能是个大关。奥运会前全部人都不看好我的体能,训练过程中身体有各种的疼痛反应。前几届奥运会备战的时候,我根本没有考虑过体能的问题,但这届奥运会则不同。在这方面也可能是我最未知的一届奥运会。可能是我的体质更差一些,我觉得在里约奥运会时可能两个项目不能打下来。因为在四月时的奥运会测试赛上,我打完十米气步枪后,打第二个项目三姿时,身体就垮了。我之前从来没有在赛场上打比赛过程中晕倒,但那次就是这个样子。如果说,身体疼痛你还可以忍耐的话,这种身体虚脱是控制不了的。

  但到了这次奥运会,我真没有想过自己能这么顺利地打下来。我记得当时打完比赛后,我就对领队说:不可思议啊,能打下来。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在里约奥运会上杜丽在女子十米气步枪项目中获得亚军,距离冠军仅一步之遥;在副项女子50米步枪三姿项目中收获了铜牌。虽然不是金牌,但对于杜丽而言,已经是非常满足的事情。

  北青报:现在想来,没有拿到奥运首金心中会有一些遗憾吗?

  杜丽:没有,没有。我一点也不遗憾,可能所有人都觉得杜丽距离金牌这么近了,应该就拿下来了。但我知道就是最后两发子弹打得再好,获得冠军也没有太大的希望,因为美国那个运动员表现太稳定了。

  其实,对我而言,赛前不会想自己进入决赛会怎么样,我觉得进入决赛已经很不错了。因为资格赛在新的规则下要计算环数的小数点,如果我发挥有一点问题的话,就进入不了决赛。而奥运会的资格赛,整个过程相对顺利,虽然打的时间很长,但是整个过程把握很清楚。到了决赛,对我来说,任何结果都很正常,也都能接受。我觉得就是这种心态让我能坚持到最后。没拿到冠军,没有什么流眼泪的,我觉得还挺开心。

  北青报:那如何看待你的副项三姿的季军成绩呢?

  杜丽:真的没想到拿到铜牌。因为这个项目本来就是我的副项,因为体能状况不好,所以在赛前有一个月没练跪姿。到了巴西后,也才练了两次跪姿。而且,我在复出以后还从来没有进入三姿项目的决赛,但是在奥运会上一下子进入决赛,还拿到了第三,所以这样的成绩完全超出我的预期。我记得打完后,我笑着对教练说:“我还真是比赛型的选手。”

  北青报:虽然你是比赛型的选手,但是对于这种新的决赛赛制还是会很紧张吧?

  杜丽:打决赛心里是特别紧张。我在前三届奥运会上从来没有这种感受,我是喜欢打比赛的运动员。在以前,到了比赛开始后心里会紧张,但很快就平静下来。可现在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,基本上每一枪都是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四届奥运会,两枚金牌,一枚银牌,一枚铜牌,杜丽说:“我已经凑齐了射击奥运会奖牌的大满贯,这真的不容易。”而里约奥运会很可能将是杜丽职业生涯的终点。

  北青报:你参加了四届奥运会,这次在里约的感觉有哪些相同与不同呢?

  杜丽:我觉得这届奥运会自己的整个感觉特别像是2004年奥运会。对于比赛比较渴望,比较积极,面对所有东西不回避,都能接受,把位置放得比较低,就是来参加这个节日。

  我觉得四年前伦敦奥运会时我的压力太大了,整个人都太紧了。其实,伦敦时我的状态比里约要好很多,但就是因为太想在奥运会上表现了,太想要那个成绩了,没有能愉快地比赛。我之前说过,如果能再次让我打一遍伦敦奥运会,我绝对不会是那个样子。好在还有里约奥运会,能让我改正四年前犯下的错误。

  北青报:很多人都说这是杜丽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了,也有很多人希望能在四年后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看到杜丽的身影。

  杜丽:哈哈,我觉得所有人都已经习惯我退役,然后再复出。我可能是所有运动员中退役次数最多的一个。我看好多网友都说,祝福杜丽姐姐,在东京奥运会前一年又会复出的。所以退役次数太多的话,大家都不相信了。

  北青报:真舍得放下射击吗?

  杜丽:我的岁数在那儿,但也不仅仅是年龄的问题。作为一个母亲,我觉得需要更多一些时间陪伴孩子的成长。我时常说我的孩子都快成留守儿童了。我与庞伟为了备战奥运会,陪孩子的时间太短了。我的心里边特别不舒服,有时孩子与我说的一些话,让我特别难受,但也没有办法。还有就是我感觉,在退役后如果再复出的话,这个过程太痛苦了。不过,就是我退役了,也肯定离不开射击这个圈子。

  北青报:对于你退役,庞伟怎么看?

  杜丽:我做什么选择,他都支持我。其实我一直对庞伟说,里约奥运会我们主要是经历,他打了三届奥运会,我是四届。不管结果怎么样,过程是开心的就好。

  北青报:如果庞伟继续征战东京奥运会,你会让自己到时再复出吗?

  杜丽:他是他,我是我,他想打,就去打。他想打,不一定我就要陪着他打,但肯定会以其他方式去帮助他。

  北青报:当你回顾这些年的射击生涯你如何形容它?

  杜丽:我的整个生涯都属于打不怕的“小强”,很多运动员趴下了很难起来,但我不一样。我能将自己的心态归零,这可能是我的优势。我会及时总结我的错误。我不是完美主义者,我的生活中有太多不完美,但我不允许自己犯同样的错误。

  北青报:我采访过很多射击运动员,像是杨凌,他在封枪前可是对着爱枪说了好多话,你会吗?

  杜丽:我对于枪没有那种强烈的感觉。这可能是男女运动员不一样的地方吧。我也见过好多男运动员,他们对于枪的热爱可能都超过了对于老婆的感情。我有时对他们说,你们太爱惜这把枪了,天天擦。他们说你不好好对它的话,它也不会好好对你。我就说,如果它不好用的话,我就换了它,不能惯着它。我觉得枪就是一个工具。

  北青报:那你有什么属于自己的射击珍藏呢?

  杜丽:号码布!我从开始训练时,每次参加的国际比赛的号码布我都留着。这个是我射击生涯的见证与纪念。

  文/ 宋翔

奥运精彩推荐奥运专题 | 中国军团 | 奥运视频 | 赛程赛果 | 精彩图片 |

NBA中国女排领奖台上展笑颜

跆拳道67KG郑姝音夺冠 中国女排时隔12年夺冠

[冯珊珊获中国首枚高尔夫奖牌][陈艾森勇夺10米跳台冠军]

  • 焦点:跳水梦之队!7金超举重乒乓 吴敏霞陈若琳创历史
  • 关注:陈艾森完美开启奥运生涯 10米台小鲜肉正式领军
  • 传奇:林丹发文疑似回应退役 网友鼓励:传奇无可取代
  • 盘点:中国跳水里约创历史最佳 九届奥运共获40枚金牌
  • 声音:郎平:女排精神代代相传 来里约前目标是奖牌
  • 冯珊珊开心秀奖牌
  • NBA
    郑姝音夺冠庆祝 
  • NBA
    中国艺术体操六美
  • NBA
    谌龙夺金难掩激动